股市中,机构在建仓拿货时抱团进场,减持时竟然也要抱团。但在生意之间,主角的身份,已经从基金等机构投资者的身份,转换成了上市公司的原始股东。

  长阳科技11月6日晚间披露,披露之日起十五个买卖日后的半年,其八家股东设计合计减持约6150万股、占该公司总股本21.46%的股份,一些股东还计划清仓减持。去年11月在科创板IPO的长阳科技,上市刚满一年。今年年内,公司股价最高涨幅跨越一倍。

  与长阳科技一样,聚灿光电(300708)、亚光科技(300123)等大牛股,也遭到股东团体减持,减持比例都在总股本10%以上,亚光科技减持比例更是高达25%。减持设计披露后,相关公司股价大幅下跌,跌幅最大的靠近40%。

  就在三季度,瑞士信贷、中信证券(600030)、私募高毅资产等投资者,还在加仓上述个股。如高毅资产的邓晓峰,此前大肆加仓长阳科技,治理的四只产物进入该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而长阳科技的最新股价,已经低于三季度均价;其另一着名基金司理冯柳,则在三季度大肆买入海康威视(002415),而后者主要股东龚虹嘉已在11月5日减持套现30余亿元。

   减持也抱团
  今年10月尾以来,海康威视股价加速上行,11月6日盘中最高到达49.63元,收盘时上涨2.06%,报收于49.11元,创下上市十年来的历史新高。但就在当天盘后,海康威视却披露了龚虹嘉的巨额减持。

  通告显示,龚虹嘉通过大宗买卖共计减持了760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0.8133%。前一个买卖日,海康威视曾发生了三笔大宗买卖,成交额划分为20.14亿元、12.37亿元和0.77亿元,合计金额高达33.28亿元。

  这是龚虹嘉今年第二次减持海康威视。此前的8月7日到9月3日,龚虹嘉通过竞价合计减持9345万股,减持价钱在37.279元至39.99元之间,减持金额在36亿元以上。停止现在,其减持金额合计靠近70亿元。

  今年以来,海康威视累计涨幅可观,相较于年头32元左右的股价,最新收盘价累计涨幅跨越50%,市值也从不足3000亿元,飙升到现在的靠近4600亿元。近期,一些涨幅伟大的明星股,遭遇股东减持并不鲜见,多家公司还泛起控股股东、董监高抱团减持的情形。

  早些时候,聚灿光电、亚光科技等半导体、军工行业的大牛股,遭到股东团体减持,减持比例在10%以上,亚光科技减持比例甚至高达25%。

  亚光科技9月9日披露,公司控股股东湖南太阳鸟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太阳鸟”)、嘉兴锐联三号股权投资合资企业、天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通控股”)、北京浩蓝瑞东投资治理中心(下称“浩蓝瑞东”)及其一致行动听北京浩蓝铁马投资治理中心(下称“浩蓝铁马”),拟合计减持跨越2.5亿股的股份。

  上述五家股东中,嘉兴锐联拟减持数目为9728万股,占比9.66%;天通控股、浩蓝瑞东及一致行动听浩蓝铁马拟划分减持6949万股、5559万股,减持比例为6.9%、5.52%。加上太阳设计减持的3%,合计减持比例高达25.08%。

  上述各家股东中,除了太阳鸟,其他四家均为清仓减持。亚光科技今年涨幅同样伟大,从年头的7.5元左右,一起攀升到8月份的26元以上,累计涨幅跨越250%。即便按停止11月6日收盘价盘算,其静态减持规模也高达35亿元以上。

   多家机构三季度加仓
  海康威视2010年上市以来,龚虹嘉已先后23次减持。此前21次减持累计套现金额高达146亿元左右,加上最近两次,套现则靠近220亿元。

  此次减持后,龚虹嘉仍持有海康威视10.86亿股。按最新收盘价盘算,这部门股份市值高达530亿元以上。作为早期的天使投资人,龚虹嘉在海康威视的初始投资额只有240余万元,投资回报率跨越3万倍。

  虽然股价涨幅可观,但业绩增进并不乐观。今年前三个季度,海康威视营业收入420.2亿元,同比增进5.48%;实现净利润84.4亿元,同比增进5.13%,三季度营收、净利润划分为177.5亿元、38.1亿元,同比划分增进11.53%、 0.12%,均显著低于上半年和2019年的15.69%、9.36%。

  聚灿光电10月16通告,公司现实控制人、董事长潘华荣,第二大股东孙永杰,第三大股东北京京福投资治理中心(下称“京福投资”),以及公司监事王辉、刘少云、财务总监陆叶等股东,拟合计减持不跨越2624.18万股,占总股本10.08%的股份,其中京福投资拟减持1561.61万股,占其持股的94.93%,几近清仓减持。

  但三季报显示,该公司今年前三个季度营业收入约为10亿元,同比增进27.66%;实现净利润1646万元,同比15.73%。公司第三季度单季营业收入同比增进16. 49%,但净利润大幅下滑56.85%。

  亚光科技业绩同样不理想。前三季度,该公司营业收入13.49亿元,同比增进14.18%;净利润5072万元,同比大幅下降60.78%。该公司第三季度单季营收、净利润同比划分下降18.14%、97.27%,下滑幅度较上半年显著扩大。

  亚光科技、聚灿光电披露股东减持设计后,股价均大幅下跌。10月16日,聚灿光电盘中最大跌幅4.62%,收盘时下跌2.28%;10月19日一度跌停,最终收跌8.18%。公司最新收盘价为36.62元。亚光科技的股价则从披露前一个买卖日收盘的20.6元以上,一起下跌到11月6日的13.96元,累计跌幅靠近40%,较近期最高价几近“腰斩”。

  一些着名机构也在三季度买入聚灿光电。三季报显示,停止9月尾,半年报尚未进榜的瑞士信贷,以125.4万股的持仓量,进入聚灿光电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就在三季度,聚灿光电股价暴涨,从最低的14.01元,猛涨到最高时的45.7元,最高涨幅到达250%左右,减持设计披露时仍在35元以上。虽然跌幅较大,但预计瑞士信贷仍有丰盛浮盈。

  而龚虹嘉此前每次减持时,海康威视的股价大多在阶段高点。如2018年减持,海康威视股价靠近42元。2017年减持时,海康威视股价在32元左右,较昔时年头涨幅跨越一倍。正因为如此,龚虹嘉一举一动备受市场关注。

  就在此次龚虹嘉大肆减持前后,机构资金却在高点买进。三季报显示,高毅资产冯柳治理的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三季度新进为海康威视第十大流通股股东,持股数目为2.31亿股。中信证券也在三季度增持约1000万股,持有1.13亿股。
  长阳科技也是高毅资产的重仓股,其旗下另一名“旗头”邓晓峰,治理的四只产物,均在三季度末进入长阳科技前十大流通股股东。其中,高毅晓峰2号致信基金、外贸信托-高毅晓峰鸿远信托设计划分持有164.6万股、128.6万股,中信信托锐进43期高毅晓峰信托设计、高毅-晓峰1号睿远证券投资基金则划分持有97.5万股、88.8万股。   海康威视连续上涨,与大资金的进入有一定关系。但长阳科技三季度虽然处于下跌之中,季度均价始终维持在28元左右。经由最新一轮反弹,不仅未能回到年内高点,还处在三季度均价下方。股东大比例减持的新闻宣布后,三季度买进该股的投资者,能否全身而退? 今日济南新闻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今日济南新闻无关。转载请注明:A股原始股东抱团减持为哪般?大肆加仓的机构有点悬
发布评论

分享到:

马德兴:苏粤大战余精彩不足 比后招恒大略胜一筹
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