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明霞/文&访李录的《文明、现代化、价值投资与中国》是一本难以归类的书。

作为一家书店老板,我可以把这本书和尤瓦尔的《人类简史》放在一起,他们都回首了人类文明走到今天的历程;也可以把这本书放在中国研究的系列里,好比和金耀基、金观涛的著作放在一起,他们都云云专注、深刻地思索了中国若何融入现代化的问题;或者把这本书放在巴菲特传记、《穷查理宝典》、高瓴资源创始人张磊的《价值》旁边,究竟作者详尽讲述了他的投资理念和投资计谋,而且他本人就是中国版的巴菲特或者芒格;把这本书放在我们书店的“创新书籍专架”也很合适,书中对于“创新”的界说十分精彩。

然则,我发现把这本书放在以上任何一个地方都有点别扭,由于以上任何一个种别都只能笼罩这本书的一部门内容。

还好,归类并不主要。无论是关于人类文明的跃升、中国现代化历程的过往与未来,或者关于复利的寄义与真正的历久主义,作者在这本书中谈论的问题、思索的历程、给出的结论,都给了我很大的惊喜和知足。最后,我把这本书放在书店进门处最显耀的书架上,它值得拥有更普遍的读者。

与李录先生攀谈,和读他的书一样让人以为愉快而且解渴。李录拥有一种迅速圈定每一个问题所在坐标系的能力,然后睁开坦荡、纵深、透彻的论述,伴随着他看待所有问题的老实与洞见,另有他轻松、宜人的态度。无论谈到危急与挑战、历史与现实,照样一些分歧与争议,一个多小时的视频访谈中,李录先生爽朗、温暖的笑声贯串全程。他本人和他的书,都浸透着一种令人放松与信服的乐观主义。

2020年让许多人感受焦虑与挫败。李录和他的这本《文明、现代化、价值投资与中国》,对于眼前这个黑天鹅时代,既是一份有滋有味的营养剂,也是一份宽慰人心的安慰剂。

|访谈|

问=程明霞(北京由新书店主理人)

答=李录(著名投资人,喜马拉雅资源治理公司创始人及董事长)

“无人区”的危急与挑战

问:让我们从2020年这一年谈起吧。距离今年竣事只剩三周了(采访时间为2020年12月11日)。您这一年过得若何?疫情对您的事情和生涯有影响吗?有过焦虑的情绪吗?

答:总的来说转变不大,还跟之前差不多。(笑)我们办公室也没关,以是我照样天天都在公司。生涯和事情都没什么转变。没有疫情的时刻,大部门时间我也是在自己的办公室和书房阅读。

疫情对我的影响可能只是减少了一两次旅行,仅此而已吧。我之前旅行也不算多,大部门时间都是在办公室和书房,阅读、思索、电话上和人交流。

问:2020年究竟是太特殊、太魔幻了,许多黑天鹅突如其来。中国现在可以说是在“后疫情时代”,美国和欧洲还在应对疫情。您这本书中的文章都是写在2020年之前的,2020年这一年下来,是否让您之前一直思索的问题有所转变?若是思索的问题没有变,谜底有转变吗?

答:这个倒是没有。(笑)我在书中谈论的问题是以万年为单元的,是关于现代性的。这些问题我已经思索了三四十年,时间跨度异常长,以是我的问题和谜底都没有转变。固然当下许多详细的经济问题会跟疫情有关系,然则我书中思索的问题基本上是万年才有的转变。

问:对,您的书在一个稀奇长的历史尺度中,对人类文明包罗中国的生长前景给出了异常乐观的判断,也很有说服力。可今年以来,除了疫情,另有中美脱钩、中国更先强调“内循环”以及美股几回熔断等,种种亘古未有的事情发生,包罗刚刚尘埃落定的,拜登将是下一任美国总统,后续的生长会若何?

答:这方面的转变相对对照大。在特朗普任内后期,双方的冲突已经到了冷战甚至于热战的前沿,再生长下去确实有可能让冲突进一步升级。“拜登时代”我的总体展望是,双方会在对照理性的局限之内管控分歧。固然,双方的分歧和矛盾在这个阶段一直会对照尖锐,双方之间的关系确实是越来越庞大,越来越危险,这个大的情形不会改变。

然则,“拜登时代”和“特朗普时代”更大的差异,就是引发极端情形或者冷战的可能性,我以为在拜登时代会小许多。而特朗普由于他本人的缘故原由,确实管控不良的话,双方交流和明了若是不够充实,矛盾就可能会激化。

历史有些时刻就是由有时因素引起的,连带导致一系列的连锁反应。这经常并不是由小我私家或是一方意志来决议的。实在一战就是这样的情形。

问:经济层面呢?

答:经济层面确实和之前不太一样。

现在经济面临的情形是,供应端和需求端同时剧烈地下降,各个国家的应对之策都是同时大量地印钞。然则实体经济的有用需求异常的低,多印出来的钞票许多进入资源市场,造成股市上涨。股市上涨,并不是由于公司的利润在增添,最主要的缘故原由是钱的成本在急速下降。

这种情形现实上也是一种通货膨胀,是金融资产的通货膨胀,不是实体经济的通货膨胀。钱币成本的下降,也不是由于经济在连续向好,而是在经济连续向坏的基础上发生的。

这些情形,确实是亘古未有的状态。当经济更先回升,通货膨胀自然更先回来的时刻,我们的利率是随着通货膨胀往上走的,但人为地把它控制在很低的水平,形成了实质上的“负利率”。

这个情形没有人预料到,各个国家的中央银行也没有成型的一致的共识和看法,人人都在看对方的政策。以是我们确实处在一个前人没有到过的地方,驶入了“无人区”。宏观层面怎么做,现在确实很难说。

另一方面,现在各国的经济确实已经牢牢绑在一起。中国虽然强调“内循环”,然则并不否认“外循环”,两个系统都在。实在所有大的经济体都是这两个系统同时存在的。

已往许多年,中国对“外循环”的依赖度对照高,更高的时刻经济对外依存度一度到达2/3左右,今天也许处在1/3,已经少了许多,但在所有大的经济体中,仍然是对照高的一个。美国经济的对外依存度也许在1/5左右。

中国的经济生长现在已经更先进入到了内驱的、自然增进驱动的阶段。所谓的“内循环”,现实上就是内需驱动的经济增进时代,这是一个很自然的事情,和已往的“闭关锁国”是不一样的。人人没有必要过分解读,也没必要过分忧郁。“外循环”意味着中国经济是在全球经济的整体生长之下生长自己的特色,这就使得我们的科技水平和全天下的前沿科技水平一直保持着一个动态的关系,这个异常主要。

我在书内里也强调,新的3.0文明系统一个很主要的特点,就是更大的市场最终会酿成唯一的市场。这个唯一的市场中演化出来的科技水平是效率更高的,一旦脱脱离这个更大的市场,时间足够长以后,你的科技水平就会慢慢地往下降。

以是说,中国保持内外两个循环系统同时存在是至关主要的。然则从主要性、比重上讲,中国的“内循环”经济会越来越大。今天中国的对外依存度仍然很高,但对于像这样一个大的经济体来说,随着它自然生长,对外依存度就会逐渐降低。现在我们正是处在这样一个历程中。

问:适才我们谈到,全球经济都处于一个实质上的“负利率时代”,人人对此都没有履历,全球经济又是慎密依存的,会有金融危急的风险吗?

答:固然会有。全球都处在这样一个“无人区”,由于历史上从来没有泛起过大规模的负利率,历史上也没有过一国的纸币能被全球都接受,全球的经济在同一个市场运行,这些情形在历史上都从未泛起过。以是我们今天确实遇到了许多历史上从没有遇到过的境况,这样的境况下,泛起危急、泛起难以预料的事情,这是题中之义,完全可以预见到一定会发生的。

但这并不等于我们毫无设施,照样有设施应对的。实在,每一个国家单独的钱币和财政行为、企业家的小我私家行为,都市影响到其他的国家,尤其是前沿国家,以是说“外循环”很主要。我们必须要思量国际市场的金融动向和潜在的危急,由于这些会高度影响到中国,中国所有的政策也会高度影响到全球各国的经济系统、金融系统。

我们今天现实是处在一个经济上大要完成了商业的全球化,金融上部门的全球化,手艺上部门的全球化,然则在治理系统上,各国险些都还停留在已往的民族国家的时代,这导致全球的金融政策、财政政策只有相同,没有协同。这是一个异常不稳定、自然不稳定的状态。

看待这种状态,可以有差其余态度。好比说我们撤回到原往复,我们闭关,这是一种态度;我们建一堵墙,然后就不联系了。然则这种做法一定行不通,时间一长,我们在各个方面都市落伍下去。

另一种态度,我们也可以全方位地去拥抱某一个首脑,率领人人一起走。确实有过这样的岁月。然则今天的美国无论是体量,照样在主要问题上的领导地位,基本上都已经不再具备这样的条件,以是这个方式也不太行。

以是现在人人不仅要保持相同,而且相同要加倍慎密。关于一些政策的推行,要加倍清楚地明了相互政策对于别人的影响,也就是所谓的“外部性”,在制订自己的政策时,要相对对照审慎。

问:若是金融危急的风险要靠全球 *** 的宏观经济部门的协同和审慎决议的话,听起来还挺让人绝望的。这种情形对商业天下的影响呢?

答:宏观层面确实对照庞大,但微观层面的局势恰好相反。微观层面,现在在前沿国家,创新的速率和创新的局限,都处在一个极端繁荣的状态,异常繁荣。相互的交流若是没有政治因素,也是异常通畅。我们在商业上已经形成了全球市场;在金融上已经大部门形成了全球市场;在科技上,尤其在科学领域原本就是一个对照完整的全球市场;而在手艺上,在中美这一段冲突之前,实在也是一个全球市场。以是微观层面的情景和宏观恰好相反,我们看到各国的创新都是如日中天。

然则创新对于差异阶级、差异国家、差异人群造成了异常差其余效果。对各国的科技和金融精英而言,成倍的利益都堆在了他们头上,然则对于成熟国家的中产阶级、生长中国家的底层而言,就没有获得应得的利益,有些人原本的利益还受到了极大的危险和打击。

若是我们有一个“全球 *** ”,这些就可以在政治层面解决,通过二次分配等。由于天下的生长是通过熊彼特所说的“损坏性创新”来实现的,一定既有缔造,也有损坏,相加获得净缔造。政治的存在就在于应该让那些成为社会提高成本的人们,获得一定的支持,获得足够强的社会保险系统、平安 *** 。同时,那些社会提高中的弄潮儿,也不要获得的过多,不要过于失衡。政治上可以用种种方式,好比二次分配等,让社会变得加倍协调。

由于驱动人类社会的仍然是“自由”“同等”这两个基本的本能,这是永远都稳定的。当这种平衡发生转变,“缔造性损坏”的历程就会受到极大的打击,到最后所有人都市受损。现在我们并没有一个“全球 *** ”,也就没有全球的治理系统,以是我们无法把缔造和损坏带来的不平衡的结果,做相对平衡地分配。

这就造成我们在微观层面看到,一方面是连续的繁荣、连续的创新;另一方面是社会极端的动荡,而且越来越动荡。对于政治层面原来已经不完善的全球治理系统,也造成了伟大的打击。特朗普之以是存在,不全是代表他小我私家,作为一个征象,他背后有7300多万的人在支持他,这是很说明问题的。(笑)

问:您看我们已经聊到了两个伟大的危急:一个是经济层面的全球性金融风险的危急;另一个就是社会层面的,财富失衡导致的伟大的社会不同等。最后的解决方案,似乎都要留意于宏观层面、全球 *** 的治理能力?这会让人有无力感。

答:人类的提高总是在战胜困难、战胜挑战的历程中发生的,有挑战并不等于这个天下未来不会变得更好。(笑)

这些问题实在也不是不能以解决的。尤其是若是大国之间能够有更多的体谅、更多的互助,这些问题就会解决得更好一些。各个国家实在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在部门地实验去解决这些问题,这些问题会逐渐获得一些缓解。

这个历程当中,危急注定会不停地发生。就是由于我们今天的这种治理挑战在历史上从来没有过,遇到的问题以前也从来没有过,以是泛起危急是一个一定的征象。

文明与文化:偏向一致,步骤差异

问:听起来现在整个天下的状态是,微观层面的创新热气腾腾,宏观层面的治理乏善可陈。这让我想起您在书中说,市场经济和科举制,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发现,辅助人类文明实现跃升的是一些伟大的制度创新。那么应对现在这么多挑战,是不是制度、治理层面的创新,要比其他类型的创新更迫切、更高级一些?

答:还不能这么说。这是两个差异条理的问题。若是说我在这本书里有一个洞见的话,那就是我回覆了,在已往300年,到底整小我私家类发生了什么转变?这个转变对人类未来几千年意味着什么?

我以为,这300年的转变完全可以和人类在已往几万年间发生的两次真正大的转变相比。人类也许也就20万年左右的历史,实在只发生了三次真正的大转变。

第一次大转变是人类祖先五六万年前脱离赤道四周,花了也许3万年左右的时间,基本上遍布了全球。在那一次的跃升之后,人类从狭窄的区域性的物种酿成一个全球物种。

第二次伟大的转变就是约1万年前,在某些区域发现了可以被莳植的植物和被驯养的动物,泛起了农业。这一次跃升让人类酿成了一个可以行使自然、改变自然,来谋取生计的这样一个物种。这一次的转变又给人类文明缔造了一次伟大的跃升。

第三次就是已往300年发生的转变,使得人类发生了又一次万年级其余文明跃升。

-------------------------

联博

www.326681.com采用以太坊区块链高度哈希值作为统计数据,联博以太坊统计数据开源、公平、无任何作弊可能性。联博统计免费提供API接口,支持多语言接入。

-------------------------

我在这里把文明和文化分开来界说,文明指的是像人和动物之间那么大的区别,而文化是人和人之间以及差其余种族、族群和差异民族之间的差异。

这一次更大的转变是什么?我们发现了科学,发现了手艺,发现了整个地球的自然系统是若何组织的,然后用这些知识加上一种新的制度放置,让我们获取能量的能力一年一年累进式地提高。

云云的复利性增进,效果就是让人类成为了一个拥有无限可能性的物种。对于这次更先于300年前的跃升期而言,我们现在刚刚处在早期,后面可能甚至另有几千年。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是,从这次跃升之初更先,人类就酿成了一个具备无限可能性的物种。

在这个情形下,我们才可以谈文明的跃升和文化有什么关系。我以为人身上也许有三种器械,动物性、人性和神性。这是我小我私家的考察,未必准确。(笑)我以为人大约有六七成的动物性,三分人性,半分神性。

动物性指的是什么?好比说我们天天都用饭,这一定是动物性。然则当我们用饭的时刻更先讲求差其余做法,讲求美食,也讲求色香味俱全,这就是文化,也就是人性的部门。而当我们把食物拿去祭祀,就是神性的部门。

再好比说我们的先天智力(naturalIntelligence),这是我们的动物性,动物就会伶俐地顺应自然做一些基本调整。然则我们发现的教育制度、学习的方式,就是人性的部门。当我们受过教育以后,去祈祷、去思索天主,这就是我们神性的部门。

文明的跃升主要是谈论人类和我们动物祖先之间的差距。而谈到文化,是我们人性的部门,我们怎么组织在一起,把小我私家的缔造力和团体的缔造力连系在一起,让我们和其他动物的距离越来越远,文明水平越来越高。在这个层面上我们谈的是文化,谈的是人的个性中动物性、人性、神性之间若何相互作用,形成我们怪异的生涯方式、价值观念、信仰及社会组织形式。

然则我们也要应对六七分的动物性。应对动物性的时刻,我们由于散居在天下差其余地方,用差其余方式组织,有差其余历史,有差其余大人物泛起,先后顺序也不一样,就造成了差其余文化。人们用差其余方式组织在一起,有差其余约定,就形成了差其余制度。这和我们适才谈的文明的三次大的跃升是差异层面的问题。

然则在文化层面的创新也异常异常的主要,文化基本上决议了当新的文明方式泛起的时刻,这一群人进入和顺应一种新文明的速率和方式,和他们的文化习惯高度相关,以是文化很主要。

差其余文化会用差其余方式去顺应新的文明。未来非洲也会进入现代化,这完全没有疑问。今天看非洲许多区域会很绝望,实在没必要,他们也会用自己的方式实现现代化,会有自己的节奏。

100多年前,人人都以为中国的文化无法融入现代化,除非基因革新,否则一定不行的。今天再看就不是这样了。差其余文化只是用差其余节奏、差其余方式进入现代化。

所谓制度的差异,就是有些制度更适合新的生产方式,焦点动力照样新的文明泛起之后若何去顺应,差其余文化会用差其余制度、差其余节奏、差其余时间段去顺应。

以是我们实在用了150多年用林林总总的方式去频频试错。40年前,终于真正发现了这次文明跃升的本质是现代科技加上市场经济。这个配方找到了之后,我们的生长速率就变得空前的快。今天虽然还没有完成,然则中国完成现代化,进入到科技文明状态,险些是一定的事情,不是if而是when,不外是什么时间完成而已。

问:若是创新的类型没有崎岖,回到微观层面,可以对比一下中美创新的特点吗?这方面讨论也挺多的,主流看法是说中国公司更偏向商业模式和服务层面的创新,硅谷更多地贡献了硬核手艺的创新。

答:手艺的创新实在是在科学生长的前沿开创的,科学生长的偏向、基础和水平决议了手艺创新的偏向。

由于美国在基础科学方面全方位地领先全天下,使得它的创新的偏向也是全方位的。我们在基础科学方面处于全方位落伍的状态,但在应用方面有市场优势。以是我们的创新集中在那些在手艺上不算落伍,同时市场上有伟大优势的地方,效果看起来就是我们在消费互联网等方面学得很快、创新也很快。

然则当我们的基础科学在前面铺垫好以后,其他方面自然而然会跟上。好比说生物研究,若是有足够的手艺,新药也自然而然就会泛起。对航天、物理学的研究有重大的突破,这个方面的手艺也会泛起。这是很自然的。

若是说,中美创新有差异,那就是我们积累的时间不够长,基础科学确实是对照微弱,在短时间难以迅速填补。照样需要下定决心,对照有耐心地慢慢地去补上短板。

慢富与暴富

问:说到硅谷,我们看到硅谷不仅缔造了新的手艺和产物,也缔造了新的财富观。您和巴菲特、芒格,都在说复利,你们的财富增进是一个“慢富”的历程,清教徒式的财富观。然则硅谷这些年缔造了高中生都可以通过一款软件一夜暴富的故事。您若何看待这种新的缔造财富的方式?跟您的财富观冲突吗?

答:这和这一阶段的科技的本质有关系,和其他的都没有什么关系。由于这一阶段互联网科技的底层逻辑,让一款产物可以在异常短的时间内迅速获得天文数字的增进。这在以前从来没有过,然则它依托的实在是整个社会的基础设施。

互联网的泛起需要许多基础科学,在美国泛起也是它的自然。互联网最更先是被看成社会的公用事业(publicutility)的,是不收费的(nocharge)。

厥后的许多应用实在都属于搭便车。以是其中相当一部门财富原本就应该回馈给社会。然则现阶段照样会不停泛起暴富的征象,以后会回归到更合理的状态。由于作育这种财富实在是所有人配合的介入,好比说我们把自己的数据都给了平台公司,平台公司用属于小我私家权力的数据发家,以是固然应该回馈给更多人。他们的税率不仅不应该低,而且应该凌驾其他公司许多倍。而现在的情形正好是这样的公司反而税率更低。这是暂时的征象,不会是历久的征象,是这个阶段的手艺特征决议的。

问:这种暴富方式造成的矛盾已经更先浮现了,然则处置的方式看起来又对照粗暴,好比拆分互联网巨头的呼声很高。

答:税收的方式可能更好一些。但这也只是一种思绪,可以有许多种思绪。我并不是这方面专家,我也并不想在这方面说更多。然则,这个问题早晚照样可以解决的,不是不能解决的问题。

问:这个问题似乎也是更需要治理层面的智慧去解决。

答:最终照样要回归到可连续,所谓可连续就是每小我私家获得的应该是他应得的,这才是可连续的。通常获得的不是应得的,或者人人都以为不太公正的,最终照样会改变的。若何改变、怎么改变,这不是我小我私家研究的局限,我就不去多谈话了。

问:说到这里,想起前段时间马斯克说,巴菲特并没有为社会缔造新器械,只是用钱赚钱而已。他把企业家和金融家分成了两类人,您怎么看?

答:巴菲特和芒格在1965年接手伯克希尔的时刻,市值不到2000万美金,在今后的50多年内里,他们没有通过增发在公然市场上筹一分钱。今天公司的市值是5000亿至6000亿美金,而公司总部包罗巴菲特、芒格在内,只有不外20多小我私家。在这些年内里,只管为股东缔造了云云伟大的价值,他们两小我私家每年的人为就是10万美金,50多年没变过。马斯克也为他的公司缔造了价值,他的股权薪酬是500亿美金,公司也不停在资源市场筹资。

伯克希尔50多年的时间,从2000万美金增值到五六千亿美金,没有在资源市场筹一分钱,这些价值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固然是他们缔造出来的。以是这样的争论没什么太大的意义。(笑)

问:人们对于企业家和创业者的社会角色确实是对照清晰和认同的,好比创新、提供好产物和服务、增添就业等。您对于投资家的社会角色怎么看?我们都知道,巴菲特是大投资家也是大善士。投资家跟企业家的社会角色有区别吗?

答:我以为不能泛泛而谈。从我小我私家来讲,我不想买的器械我一定不会去卖,以是我总是从共赢的角度思索所有问题,绝对不会用 *** 决议脑壳这样的思索方式举行商业决议。

若是我要去和别人杀青一项生意,只有当我们买方和卖方交换位置,可以欣然接受相同的条件,这样的生意我们才会去做。若是人人都持着这种共赢的方式来做事情,社会就会加倍协调。

深度思索是一种科学思索的方式

问:您在这本书中展现出的思索的深度和广度,让人印象很深。具备独立思索、深度思索的能力并不容易,您以为这种能力是怎么“炼”成的?通过自我阅读与思索,照样通过优越的、准确的教育?

答:实在最主要的照样头脑方式。人类新一次文明的跃升泛起了也许300年,然则人类的提高也许已经连续了500年左右。我们在学习能力上最重大的发现,就是发现了科学学习知识的方式,这是一个重大的突破。

现代科学给我们更大的启示,就是可以通过假设、实验、证实和证否,不停建立、不停修正原有的理论,然后建立新的假设、重新实验……这是一套累进式学习、连续提高的系统,是一种让人类不停靠近真知的方式,这就属于科学学习的方式。

马斯克说的有一点我是很认同的,就是他强调“第一性原理”,现实上就是科学头脑的方式。跟我的看法差不多,就是用发现科学的方式来积累知识。

我的头脑跟别人的头脑没有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我把科学头脑的方式用在所有方面。我们不难发现,许多在专业局限内用科学头脑思索的科学家,一旦脱离了专业局限,就更先用另一套方式来思索问题,以是形不成真知的积累。(笑)

若是你坚持用科学的头脑方式来思索生涯中所有的问题,你会惊讶地发现自己的知识在连续、累进地提高。这是我小我私家更大的兴趣。

问:若是如您所说,独立思索和深度思索的本质是一种连续的科学头脑的方式,是不是意味着这种能力可以教、可以学?

答:固然是可以的。实在教育是能实现这些的。教育最主要的使命是让人们能够学到准确学习的方式,也就是科学思索的方式。若是用科学的思索方式,你会发现自己现实上是在准确的道路上用准确的方式在连续地提高,最后做到知识的累进提高。这种兴趣就是求真的兴趣。

问:然则无论中国照样美国,各自的教育系统都被批判,尤瓦尔也说,面临人类未来的智能社会,现在的学校教育基本毫无用处。根据您的看法,只要坚持科学思索的方式,就不用太过于忧郁人类未来的挑战?

答:我小我私家经历过中国的教育制度,也经历过美国的教育制度,两方各有所长。

中国的教育对绝大多数人仍然是异常有用的,会让你以对照确定的方式获得最基础的知识,尤其是专业知识。美国的教育是会让那些真正的精英能够在已经取得的成就下,连续不停地去缔造新的事物,推动人类前沿的生长。然则在基础教育上,尤其是在让绝大部门普通人获得最基础的知识和技术方面,美国的教育系统不如中国。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在科技前沿去推动人类生长,然则所有的人都应该获得基本的技术和知识,这两者并不矛盾,应该因材施教。

问:从您书里对1.0文明到3.0文明的梳理,到对于中国未来30年生长的判断,我们能看到您在一个异常大的时空尺度里做思索和推理。我想知道您是否也跟进当下的一些热点问题,身在美国,您考察中国的方式主要靠什么?好比,2亿老年人不会刷二维码、快递小哥困在系统里,这些话题您会关注吗?

答:会关注。(笑)

问:比特币呢?弗格森说,疫情之后,比特币是更好的避险资产。

答:我都有兴趣,但并不是我对所有的问题都有真正的洞见。至少我可以足够明了地说,你说的这些我不懂。我知道自己可以懂到说不懂。(笑)实在明了自己不懂,也要懂到一定水平。最坏就是不懂装懂。(笑)

问:我印象很深,芒格讲过一个故事,有位女士请他用一个词形容自己,他想了半天说,理性。我也能从您身上看到许多标签。然则若是让您界说自己,一到三个词的话,会是什么?

答:实在从年轻到现在,一直有两件器械是我内在更大的动力:一个是连续地提高,一个是对天下有所辅助。这两件事对我来说最主要。

连续地提高,就是在大要准确的偏向上,用大要准确的方式,连续不停地起劲,最后获得累进提高的功效。这个提高是全方位的,无论是知识、能力,也包罗对天下的熟悉、对真知的追求,对公司的打造。这种态度一直是我基本的信仰。

问:方式是什么?怎么做到?

答:种种方式吧。你总是希望能够在晚上睡觉的时刻想一想,是不是比早晨醒来的时刻更好了一点点。(笑)

第二个,我希望我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能够对别人、对天下有所辅助。无论做什么事,我都希望它不仅仅只为自己好,而是对别人也有所辅助。能做到这一点,就会给我带来许多许多的喜悦和幸福。

问:书里那篇《五十述怀》的文章,您说后半生稀奇希望多致力于中美之间交流。现在看来这个必要性越来越大了。我想知道,您详细会做些什么样的事情去实现这点呢?

今日济南新闻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今日济南新闻无关。转载请注明:usdt钱包支付(caibao.it):“中国版巴菲特”李录:谈危急、创新、小我私家与天下
发布评论

分享到:

电银付app使用教程(dianyinzhifu.com):男子婚后签“忠诚协议”:出轨赔妻子50万!结果真出轨了
1 条回复
  1. 卡利代理
    卡利代理
    (2021-02-19 00:00:23) 1#


    别具一格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